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无言处

于无言处总伤神

 
 
 

日志

 
 

《含秀春秋》之《桓范列传》

2006-10-24 17:53:45|  分类: 得半日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初,当时一直混迹于三国联盟的社区里,很是收了几只宠物和佣工,桓范(单身情人,他更常用的名字)就是其中之一。于是,他照着含秀轩的更新列表,写了一系列的恶搞文,取名《含秀春秋》。

 

  今日重读,依然不禁晒笑,以下是该系列第一篇,作者自传咯~

 

----------------------------------------------------------------------

 

《含秀春秋》之《桓范列传》

 

  桓范,许昌人氏,祖籍辽东,号“单身情人”;系含秀奴佣,又别号“单身穷人”。

 

  范少时,生计窘迫,衣虽遮体却食不果腹,常抱腹而吟“鱼翅烤鸭向口流”以解其穷困不平。时范颇慕淮阴候韩信之能,亦效淮阴侯信行游荡于乡里,奈何常辱于胯下却无漂母之怜,仅得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自解。

 

  范为人狡黠,思虑数月果腹计,乃得“混水摸鱼”之策。便制备喜丧之服各一,寻乡里操办红白喜事诸家借庆吊之名蹭饭;虽多为情报不明错穿行头而被主家痛殴,然不伤大雅且趁食甚多。由是市井人皆称其“白吃”,乡里每见范即呼:“还饭!”

 

  范饱学,年二十便常与学堂诸小儿高谈阔论,学童皆赞范曰:“诸子百家无所通,天文地理无所晓”,由是声名日著。

 

  时天下大乱,盗贼蜂起,范常恨己无门路落草而四处游历。中平二年四月中,重施故技蹭饭于历史茶社,席间见诸MM皆倾情于周郎而怒起与诸人争,曰:“军头瑜赤壁窃盖功成己虚名,后挫于荆楚,妄言禁备不得而胡论图蜀;官僚肃进《榻上策》却胡言无根,虽先建联刘策却于后恶索荆州几裂联盟,且为人乃一无耻之徒妄想狂;硕鼠蒙虽袭破关公却贪小利而效鼠贼行,此三者俱白痴尔!”虽被诸人痛殴以至卧床经年,却得名声远播,乡里乃改其“白吃”之号而呼为“白痴”。经此,学堂诸小儿震动,复不敢与之争。越年,范名传至蜀汉大员诸葛武侯、历史山寨总瓢把子巴西马忠、汉中花神美神、盒饭倒爷王题问闲耳中,此数人闻范事皆大呼:“知己!”由是恭请范出山仕蜀汉,武侯言:“兄大才,若仕蜀,官至饲马。”范闻言窃喜,却辞曰:“无尺寸功,何得司马之大禄?”奈何四人皆苦劝,灌之以酒、述之以利,范乃应。以已发迹,乃更名“还饭”为“桓范”。

 

  不数日,范名传天下,立刻成为诸位MM追逐殴打之标靶;时人不知情者皆谓范于MM无爱,乃赠名为“单身情人”。

 

  入蜀后范觉上当,此“饲马”非彼“司马”,无奈落入贼船,只得收敛雄心,暂摄蜀汉弼马温之职。然蜀汉诸雄于范极器重,未转月诸雄乃恭请范出任蜀汉总掌门,范力辞,巴西马忠泣泪曰:“兄若不受,诸位皆无安家之虑。”美神流涕而曰:“兄若失众望,蜀汉必于五月初五崩散!”范惊问诸人其故,众人答曰:“是日大吉,诸兄弟可改行卖粽子!”范遂受任,蜀汉诸雄乃将家门之匙交于范保管,范方悟总掌门之职责,不禁恨己不明蜀汉官制。乃决意潜伏于蜀汉,不复出头。然范暗中窃诸雄窖藏佳酿贩卖,复以水调之,诸雄皆不知晓。

 

  无一周,众人复至,范惊,知窃卖窖藏之事败露;然自虑无退路,遂一声长啸,高吟:“吾光脚,焉惧汝等穿鞋者乎?”而出,王题问闲乃手捧盒饭大礼叩拜,称:“自兄领总掌门后某等日饮醇酒,主上敬重兄之神技,又闻兄才高百斗,学富五车乃命某等请兄出任文华殿侍读。”范虽明蜀汉之“斗”乃烟斗,其“车”尚不足载蚁。然为蜀主所诏诚然狂喜,以出头之日到,遂受。

 

  到任后方知蜀主好歇息于文华殿,范大惊,虑己家嗣未承,恐蜀主命己继司马迁之任。乃挂侍读印于文华殿,封金数钱于九十二个套箱中遗于蜀主,去之。

 

  蜀主闻报后检视套箱,八天后方见破损钱二枚,乃悟中计。使人索范,已逃燕矣。

 

  范去蜀万里,隐于燕地,深居简出,然燕民甚聪,蹭食故技不得展。时含秀老佛爷怜范之才,使范得温饱后欲招为奴佣,范怒,曰:“小觑吾乎,渊明尚不为五斗米折腰!”老佛爷见其刚,乃禄范五斗一升,范遂从。后常与人言:“今一升之富,始为显耳!”然囊资较燕民终不如,由是含秀老佛爷赐范号“单身穷人”,役于含秀。

 

  是年冬,蜀国政权更迭,范虑蜀追索懈,复四处游荡。年终之月初,见历史总瓢把子巴西马忠于秦混迹,又见历史旧友文艺MM之星今上谋秦政成功,乃厚颜投靠。巴西马忠因欠范酒帐乃弃家而奔,日夜逃亡在外。今上恐范流言己昔日风流乃诏拔范为“汗淋大学士”塞其口,范见诏几吓杀,以今上欲灭口耳。却得丞相长史冷儿指点,自去翰林院诵诏领取“翰林大学士”,其诏遂亡。

 

  后范隐于许昌遥承秦禄修制秦史,一为修心含秀一为避灭口之祸耳!

  评曰:范长机巧且语锐,然与境不谐少晓,或为天命之难耳。

  论曰:范困世不已、少受饥寒,混水蹭食、责痴遭难;入蜀承重、一月三迁,挂印封金、隐燕苟安;承奴作显、篡诏秦川,聪黠尽显、运穷可叹。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