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无言处

于无言处总伤神

 
 
 

日志

 
 

《含秀春秋》之《含秀纪表》

2006-10-25 12:45:00|  分类: 得半日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日,四处在曾经出没的地方游荡着,也是为了重新恢复含秀轩的更新而整理朋友们的文字,于是引来一片惊呼,“从火星回来了吗?”面对白水的问候,为何我想到的却只是“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沉重的记忆,又附带上这2年沉重的游戏,或者也只能用 《含秀春秋》来祭奠。
 
  这是桓范对照着含秀轩的更新列表而写的恶搞文,唯一要注释的是,赵顺平即等于珏九。
 
------------------------------------------------------------------------
 
《含秀春秋》之《含秀纪表》
桓范
 
  穷人阅含秀更新记,至含秀既建,乃搜刮贺客、盘剥嘉宾,上剔古人之骨、下拔宠物之毛,而轩主独吞。见轩主于文有若和珅贪金,网沥四海、箩筛百川。虽参差驳略,然存留醉者胡言,因穷人制表以记之。

含秀轩主圣佛爷(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含秀佛爷)

中华三国联盟3年1月12日开轩。上兄秦楚开轩宴后醉题《寄名含秀》。
18日,掘古墓,得宋·裴集解、唐·司马贞索隐与唐·张守节正义三家注《史记》之《五帝本纪第一》、《夏本纪第二》、《殷本纪第三》、《周本纪第四》和《秦本纪第五》。录之。朝廷太尉徐庶请守墓续掘,主许之。
24日,朝廷廷尉赵顺平携《东吴人物索引》、《再论诸葛亮之治蜀》、《小释“关内”、“都亭”、“都乡”并论“西乡”、“武乡”》、《三国时期规模最大的一场战役----淮南三叛之三的过程》、《对大师《评<答赤军长胜……>》之一[治国篇]中有关粮食产量的看法》、《从“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到“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东吴盗匪帝国》读后感》投奔,主录其籍。
30日,横塘退士窃故宫文库,得《唐诗三百首》呈主,遂建凭风阁收录,暂录五言诗《感遇(其一)》、《感遇(其二)》、《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月下独酌》、《春思》、《望岳》、《赠卫八处士》和《佳人》八首。

2月1日,朝廷太仆带剑孔明醉后言“战国浪漫”酒栈多佳酿,主喜,遂与之联。
夜,主梦游大江户时代,建阁以记,由是常往;且主事之。
3日,因文士出游,遂令所余诸文盲画图记史,即《中国文明的起源:从新石器时代到西周》。
5日,主见兄秦楚无文入阁,乃选其文《深红》、《白菏花》、《火烧博望坡》、《秋边一雁声》、《梦里物外》、《英雄梦幻》、《一去不回》、《离别总是太匆匆》、《童话》、《前生今世的缘》录之以悦。
客御剑平四郎来访,见众佣困厄,乃立“圣骑士工会”。主无奈与之联。
7日,守墓徐庶掘得《秦始皇本纪第六》、《项羽本纪第七》、《高祖本纪第八》、《吕太后本纪第九》、《孝文本纪第十》献主。
朝廷光禄勋楚势力江夏太守锦帆贼来访,主宴之。
9日,籍人赵顺平醉,主怒责之。顺平乃醉书《读史随笔》、《尚书台和“录尚书事”的关系(三国以前)》二文奉上赎罪,主乃许。
云山雾罩寺主持明心斋为主做法事,主喜,明心斋趁机进《论诸葛亮与李严的关系》、《略谈曹操与诸葛亮--答大师文》、《对都督制的看法--答凌云雕龙文》、《孙吴政权和门阀政治的关系》、《对<蜀书第十>中几位人物遭遇的看法》呈主,主命录于无人堂。
11日,诸文盲联名奏主,请续图史,主许。乃录《哲学时期:东周时期》。
13日,主持明心斋复至,主不胜其烦,乃许无人堂为主持别室,加号“浒荼佛师”。佛师奉《“三国第一人物”管幼安》、《董昭伪造文书》、《周胤获罪考》、《“蒋干过江”考》、《读刘啸先生《“三顾茅庐”与<隆中对策>志疑》》、《三国鼎立局面的形成、延续和打破》、《南中之战与夷汉关系略谈》、《话说诸葛亮的专权》于主,主制曰:“我师可自录于无人堂”。
彗星日见,暮,黑风起,幸未波及轩中。
14日,佛师西行度佳节。
15日,隆之心人诸葛傲贤携席来访,主喜,共宴。
徐庶续发古墓得《孝景本纪第十一》、《孝武本纪第十二》、《三代世表第一》、《十二诸侯年表第二》、《六国年表第三》奉主,主喜,录其籍,拔为奴。
17日,诸文盲建图堂收《官僚制帝国的建立:秦汉》。
19日,佛师自录《再论孔明北伐》、《刘备的两面性——枭和仁》、《“国不置史”原因揣测》、《夷陵之败的原因分析》、《刘封案的玄机》、《也说说司马篡位历史兴衰》、《李邈真是三送其命》于无人堂。
20日,佛师改云山雾罩寺外别居为清凉茶社。
21日,奴徐庶掘别墓,得《秦楚之际月表第四》、《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第五》、《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惠景闲侯者年表第七》、《建元以来侯者年表第八》。主嘉之。
23日,诸文盲制《佛教、门阀政治与外族统治者:分裂时代》。
25日,籍人赵顺平购《<蜀鉴>(三国部分)》及《<襄阳耆旧记>三国部分人物卷》献主。主赐水酒以勉之。
佛师自录《隆中绮梦》、《白发红颜》、《五丈原》、《剌蜀》、《隆中对前传》、《三气周瑜外传》和《闲考孔明吊周郎》。主阅诸文,喜,赠红袍一领。
27日,奴徐庶梦司马迁附体,提笔录《建元已来王子侯者年表第九》、《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第十》、《礼书第一》、《乐书第二》和《律书第三》,时人不知真伪。

3月1日,诸文盲制《世界性的大帝国:581年至907年的隋唐》,收图堂。
2日,蜀中蝗灾。
3日,诸葛武侯来投,为食客。答主温饱之恩乃奉《答赤军长胜殿之《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第一部分,治国篇》、《答赤军长胜殿之《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第二部分,用人篇》、《答赤军长胜殿之《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第三部分,用兵篇》、《揭批欺世盗名的江东“奇男子”,周公瑾》、《由“借荆州”之说揭开孙吴的虚伪奸诈之本来面目》、《论诸葛亮的用人——马谡篇》、《论诸葛亮的用人——魏延篇》、《论诸葛亮的用人——总结篇》、《浅论关羽北伐的时机》、《关羽是否适合当荆州的行政长官》、《论三国时期的荆州问题》。主乃赏其一桶豆浆。
4日,奴徐庶发桓帝陵,几为官所执,主虑其掘墓功,乃拔为内府奴。
诸葛武侯报主恩乃自请缨,主许之。
5日,诸葛武侯潜发桓帝陵,陵崩,几杀。然得《历书第四》、《天官书第五》、《封禅书第六》、《河渠书第七》和《平准书第八》。主乃命诸葛武侯养于无人堂。
7日,建别府。
诸葛武侯与诸文盲同做《重心南移:宋朝》之图史,主惊叹其文武才,拔为高级食客。
9日,佛师做《玉泉山夜话》、《记者黄小静采访孔明先生》,上赐酒,佛师醉。
夜,佛师借醉高吟《大鼓版<斩马谡>》、《票友版<舌战群儒>》、《票友版<群英会>》、《票友版<借东风>》,众惊恐,录之以警幼童。
11日,诸葛武侯寂寞难耐,潜桓帝陵,刨废墟,天降陨石毙其马。武侯遂抱石归,主命破之,得《吴太伯世家第一》、《齐太公世家第二》、《鲁周公世家第三》、《燕召公世家第四》和《管蔡世家第五》。
13日,诸文盲绘制《外族统治:辽、金和元朝》。
大徐庶赴市购肉于无良屠夫,得注水肉百二十斤,午宴毕,众人皆泻,疑其有私而无凭据。主遂命徐庶改赴农民行会耕田。又令赵顺平赴战士行会求助。
夜,战士行会六杀手尽戮全城两千六百一十八口生猪。
14日,无良屠夫失业。
15日,无良屠夫携《曹操成就了三国----论汉巴之战》、《也说关羽失荆州》、《世间福将曹子孝》、《荀彧——封建愚忠的牺牲品》、《郁郁而终锦马超》、《江东奇才吕子明》、《江湖独狼吕奉先》和《诸葛亮到底是不是在背黑锅?》来投,主命其掌管轩中生杀家畜大权。
17日,籍人赵顺平于汉廷典府录得《陈杞世家第六》、《卫康叔世家第七》、《宋微子世家第八》、《晋世家第九》和《楚世家第十》。
19日,青之城叶开来访,赠图史《独裁的局限:明朝》,诸文盲皆骇,以为将失业耳。而主未谴众。
21日,叶开做《为了忘却的记忆——纪念蜀汉后期杰出将领姜维》、《犹记白马啸西风——记被历史烟尘湮没的将星陈庆之》、《挺雄豪之逸气,韫文武之奇才—浅谈桓温》、《送死的和背黑锅的---试论魏延和孔明》、《孔明北伐》、《吴越旧事》、《我对三国历史的一些看法》、《从“夫越乃报仇雪耻之乡”谈起》、《关于桓温》,主喜,而众文盲不悦。
25日,大雨,天雷劈前堂,佛师做法事,于前堂断梁中得《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郑世家第十二》、《赵世家第十三》、《魏世家第十四》和《韩世家第十五》。
28日,诸文盲力绘《满族与帝国主义:1644年至1900年的清朝》献主,由是《插图中国史》完成。主嘉奖诸文盲书万册。
31日,诸葛武侯引一人来投奔,名天蛇王。主宴之,天蛇王饮酒半缸不醉,顿食七羊不饱,后厨皆对其不满。天蛇王饭毕献《另类的孙权》、《再看赤壁》、《他就是鲁肃》、《地理与军事》、《小议三国的战争》、《从司马篡位看历史兴衰》、《诸葛亮用人有误》、《诸葛亮择人之难》,众大惊,方知其才强诸文盲矣。

4月4日,无良屠夫建宅。挖地基,见古墓,徐庶技痒,掘之。得《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孔子世家第十七》、《陈涉世家第十八》、《外戚世家第十九》和《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10日,诸文盲做 《图说中国建筑史》之《中国历代》,以讽无良屠夫宅貌。
13日,大宴。天蛇王饱餐后做《祁山之战》、《闲谈荆州和益州》、《荆州的重要性》、《闲聊三国历史》、《司马懿和陈平》、《三国城市小论》、《闲谈三国的用人》、《赤壁战后局势的微妙变化》以献,众人评曰:“大餐果未白吃!”
16日,友安倍岚来访,后其居沉岚坊。
佛师讲经,天花坠、天眼开,落石碑,录碑文:《荆燕世家第二十一》、《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萧相国世家第二十三》、《曹相国世家第二十四》和《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20日,佛师做《就<隆中对>答新语》、《姜维不报钟会书》、《这刘皇叔是甚等样人》、《君臣关系的难处》、《孔明北伐之我见》、《论街亭之战的失误》、《诸葛亮的师承》、《<后出师表>与<仇国论>》,无人堂几录满,主赐百砖命扩建,佛师乃出门化缘。
24日,佛师化得《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绛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五宗世家第二十九》、《王世家第三十》,录之。
28日,主远亲兄碧血汗青乞食至。主惊,食之,席间方知其以官至丐帮无袋弟子。碧血汗青乃出《从诸葛氏一门把掌魏、蜀、吴三国的军政大权说起》、《飞将军中原绝舞——能文善武的悲剧豪雄吕布》、《导致天下三分的罪魁祸首——贾诩》、《三国武侠谋士——虞翻》、《无良神医——华佗》、《三国中的刘岱到底有几个》、《杨修之死的原由探考》、《关羽世系以及其子平、索略考》求主录之,主不豫,碧血汗青乃投身为奴,主意方解。

5月2日,徐庶耕田中刨得玉玺,欲私之。不意被诸葛武侯出首,徐庶乃弃玉玺入战士行会避难。朝廷奖励诸葛武侯《伯夷列传第一》、《管晏列传第二》、《老子韩非列传第三》、《司马穰苴列传第四》、《孙子吴起列传第五》,录之。家境愈兴。
6日,佛师得铁鼎,录其铭文,寻人译之。家奴碧血汗青乃解,得《中国第一丞相》、《赵云不是五虎将》、《论诸葛孔明》、《魏文长子午谷之谋及魏文长之死》、《关羽叛回刘备是因为曹操夺了他喜欢的女人吗》、《武林高手曹丕及武术杂谈》、《诸葛亮没有杀马谡》、《千古罪人——惊才绝艳的周公瑾》、《狼子野心残暴少谋虚负勇名的“锦马超”》,众不知真伪。
是月朝廷改组,经天纬地之臣与歪瓜裂枣皆入。徐庶迁太傅,孔雀迁卫尉,诸葛武侯迁少傅。
食客日多,主乃兴土木,扩建含秀。
籍人赵顺平平白而失,众寻,不见。

6月22日,主率众赴星之大海观潮,访仙人于蓬莱。

7月9日,含秀内府扩建竣工。
11日,外府扩建,占云山雾罩寺外地三百六十五顷,由是云山雾罩寺外仅余清凉茶社一处,其余皆入轩中。
16日,改问茶斋为霁雨清茗,以谢食客。
18日,举迁入内府,佣人日盛。外府养宠,孔雀(三联卫尉带剑孔明)、黑熊(汾阳郡王)、白熊(张笑天)、大鸟(shrek)、猫(影虎)五者皆饲之。
20日,主临霁雨清茗品茶,不如意。黑熊言假货日盛,难辨之。主赐《中国十大名茶》与《中国主要名优茶图谱》。
23日,主授白熊《中国主要产茶省(区)名优茶简介》,领并诏白熊外购。又授黑熊《唐、五代茶书》,令学。
25日,黑熊入林窃蜂蜜,虽红包满头却翻得《宋、元代茶书》、《明代茶书》。
27日,猫被鼠逐入云山雾罩寺,撞翻香炉,得《清代茶书》、《茶与佛教》。
28日,秦楚醉,酒后狂吟,诸文盲图录之。夜秦楚醒,见图乃做《诗词选集》。
29日,孔雀开屏,主观之,喜。大鸟不忿而怒飞,不意撞树,主收养于内府,于损木得《茶与婚俗》、《茶与祭祀》。
30日,陶短房游云山雾罩寺,见寺外景美、轩中宠优,乃题诗于轩壁。孔雀抄之以录即《诗词集·诗心·卷一》。
31日,主与佛师共品白熊所购之新茗,皆泻之,查其由,乃白熊未辨清签上所书“茶叶”、“烟叶”耳。由是乃对调二熊之职,并赐白熊《茶与书法》及《古代茶书法赏析》

8月1日,奴兄碧血汗青病,常胡言,主令诸文盲图之,乃得《三国志·卷一 争霸中原》之《序章 刺董》、《第一章 阳人之战》。
2日,猫入寺逐鸡不果,反为所殴,逃回内府。慌乱中撞翻茶具,主乃命孔雀购之。赐《茶具发展史》令其对校而购。又赐《现代茶书法赏析》于白熊。
云山雾罩寺大火,烧仓禀。
3日,陶短房复游,不得食,饥。乃卖《诗词集·诗心·卷二》于主,主与其讨价还价二时,终以窝头半个成交。
4日,孔雀购茶具,主不喜,赐《茶具的种类和产地》、《茶具选配》与大鸟,令大鸟按图索具。
5日,碧血汗青胡言日甚,诸文盲不胜其烦,乃私图《三国志·卷一 争霸中原》之《第二章 长安之乱》、《第三章 关中风云》,碧血汗青按图而录,后言:“即是吾文,吾却不解,乃何?”。
7日,主梦游茶仙界,醒录《陆羽》、《卢仝》、《皎然》、《白居易》、《陆龟蒙和皮日休》诸茶之名人。
8日,匈奴族魔力引军入中原,一路掳掠。至轩,遭五宠物围攻,退至血之奔狼原。
单身穷人入轩为佣。
9日,《欧阳修》、《蔡襄》、《苏轼》、《黄庭坚》和《赵佶》五人来访。
10日,陶短房以《诗词集·诗心·卷三》换回误题轩壁之诗。
11日,徐庶引《陆游》、《虞集》、《张岱》、《李渔》、《爱新觉罗·弘历(乾隆皇帝)》、《郑燮》晋见,主喜,拔徐庶为保长领朝廷太傅。
大鸟误撞入须弥山蝙蝠洞,被须弥山主人擒。主与交涉,乃释。因大鸟多撞坚实,众人皆疑其为九·一一疑犯。
12日,诸文盲绘《三国志·卷一 争霸中原》之《第四章 关东争雄》和《第五章 狮虎并起》图献上,主喜,命碧血汗青书之。
13日,佛师开法坛求无根水,不意法坛坍塌,不敬于天,由是大旱。
主乃令保长徐庶打井,徐庶以掘墓之技刨得《曹雪芹》、《袁枚》、《鲁迅》、《郭沫若》、《吴觉农》、《老舍》,上怒,斥庶:“今水无有,要此何用?”幸诸葛武侯以头担保,方解其厄。
14日,大鸟窃得须弥山主人之《子贡出马》之《第一节》、《第二节》,暗录之,主不觉。
碧血汗青病势稍解。
15日,五千人至霁雨清茗讨水,时大旱未解,乃令保长徐庶带罪立功,徐庶打井25眼汲水演茶。主喜,乃撰茶之传说25篇,五千人皆疑,独碧血汗青信,众人皆谓病重耳。
16日,叶开北游归而见主,以《漫漫北伐路,辛苦几人知》、《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与碧血汗青之《华夏文学的中兴与汉灵帝》、《魏晋风度及药石与春药及性之关系》、《辛稼轩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词中的几个典故》相辩驳,诸文盲不能断孰高下,乃言于叶开:“碧血汗青沉疴未愈。”叶开乃去。
陶短房来访,见文技痒,乃留《西捻军余部袁大魁行止论》、《张乐行1859年官位考》、《从义和团教案谈弱国抗衡强国之道》、《清军驻藏始末及得失考》而去。诸文盲不解:“今日病人何多也?”
17日,诸葛武侯考据茶典做《茶之掌故》21篇,主览文笑曰:“向日仅闻桓范白痴耳,今觉天下白痴何其多也?”
18日,保长徐庶与大鸟共窃须弥山主人《子贡出马》所遗全篇回奉,主赐水酒一杯而嘉其忠。不意徐庶与大鸟争酒互殴,被送至无人堂静养。
是日,穷人取咸妻,众慕,书中堂一幅以贺,上书“可惜一朵鲜花”。
19日,匈奴族魔力来访,缔和。主茶待之,魔力亦奉奶茶。保长徐庶遂录《各民族饮茶习俗》献于主,主喜,拔其为村长。
20日,天蛇王与诸葛武侯较技与后山,皆鼻青眼肿而归。诸葛武侯被主送无人堂修养,天蛇王则书《蒙古西征和团结》、《吴蜀联盟的错误》、《苻坚小传》、《袁崇焕和那段有意思的历史》、《闲谈曹参》、《舌战群儒到底想说什么》、《再谈荆州和蜀》、《另说诸葛亮北伐》八文以明殴斗之理。诸葛武侯闻后高呼:“反对蛇八股!”
21日,清见御所主今出川菊亭公来访。
单身穷人贩水酒于市,主觉之,制曰:“汝于用水之道有专精,可读此二书。”遂赐《古人论水》和《宜茶水品》,自此,家中之茶亦醉人。
22日,夜,诸葛武侯发顺帝陵,值黄河涨水,几灌杀,遂困于陵。陶短房见之,乃做《诗词集·诗心·卷四》。
23日,主与诸文盲及佣宠援武侯,水盛,皆不敢前。无一时,天蛇王到,笑曰:“《天下佳泉》耳!”由是文不加点,25篇无六时而成。而河水已至武侯之颈。亥时,水退,武侯泥首归。
24日,碧血汗青书录前日大雨,做《三国志·卷一 争霸中原》之《第六章 风云际会》。
武侯归来,发伤寒而倒。
25日,主欲赐热茶于武侯解寒热,单身穷人进曰:“益慎之。”由是主与诸文盲查《茶的饮用方法》中《绿茶饮法》、《红茶饮法》、《乌龙茶饮法》、《花茶饮法》、《紧压茶饮法》、《名茶的品饮》六篇,仍未查得应饮何茶。后天蛇王醉归,闻之,乃入酒肆携一壶“涨肚清”归,灌于武侯。无一时泻十七次,体见轻而热未退。众无策。
26日,须弥山主人来访,见众愁。问其故,具以实对之,须弥山主人笑:“某可医之。”遂开一方。主命单身穷人抓药,不意药铺破产,众人乃修备椁木。须弥山主人修超长祭文《子胥出奔》,先书《第一章》共八节。武侯闻之,口吐绿水。
27日,黑熊购得《古今茶道》共六篇,即《煎茶、点茶与泡茶》、《喝茶、品茶与吃茶》、《茶宴、斗茶与茶馆》、《茶令与分茶》、《茶艺、茶会与音乐茶座》和《茶点、茶膳与茶菜》。主曰:“请天蛇王观之。”须臾,天蛇王览毕,言:“诸葛武侯有救矣。”乃将武侯泡入井中,上封巨石,石下悬篮盛茶肉。夜,武侯难耐饥火,循井绳而上。方距篮尺许,井绳不堪其负而断。众人觉,乃出武侯。寻愈。
28日,陶短房在家做《参合百年·第一部 吴王》之《第一章 泰山贾坚》、《第二章 将在外》、《第三章 国事家事》,不意被大鸟衔走。由是含秀遂多一佳文。
武侯康,人亦发福。自言:“岂是发福?乃水泡成耳!”
29日,主对众人临急无修制武侯祭文而恼,诏取《茶与文学》中的《诗词》及《中国古代茶叶诗词选辑》,令众人读之。暮,众人出祭文六千道,上喜,举家惟武侯无悦容。
30日,孔雀请主为武侯病愈开法事以贺,浒荼佛师乃书《用兵如神的王阳明》、《西晋的刘弘》、《狂生祢衡》、《评<刘备造就了诸葛亮>一文》、《孔明不谏伐吴》、《旧史家,旧文人》、《堂堂正正孔文举》、《吴蜀后期合作的症结所在》八文诵于天。诵毕,满座皆觉身轻体泰。武侯大喜,上坛祭天,奈不懂礼数,雷起,击之,武侯复卧床。
31日,白熊制《茶与文学》五篇:《辞赋、散文》、《小说》、《对联》、《谜语》、《谚语》呈主。

9月1日,须弥山主人续书祭武侯文《子胥出奔》《第二章》共八节。武侯欲寻其拼命,出见须弥山主人体壮,武侯虑非其敌,退之。
2日,诸文盲询于主:“茶为何物?”主赐《茶的发现与利用》于诸文盲,奈诸文盲不识字,始终不解。
3日,陶短房求寄居,书《诗词集·词意·卷一》为进身。徐庶请主许之,主乃拔陶短房为食客,又拔徐庶为乡长。
4日,令五宠物外游,夜归,录《茶树的产地》呈主。
霁雨清茗全工皆竣。
5日,碧血汗青误撞于树,自此卧床不起,与诸葛武侯养于亭。穷人题“魏仙”于亭,诸人不解其意。碧血汗青为报穷人题字之义,书《史说新语》之《一、玄武门之变》、《二、冲冠一怒为红颜》谢之。
6日,天蛇王醉,不辨茶杨之叶,主乃出《茶叶文化的缘起》解之。
7日,须弥山主人奉祭文《子胥出奔》之《第三章》共八节。武侯喜,曰:“今非某一人之享耳。”碧血汗青恶之。
8日,诸葛武侯考据杨桦木制之术做《隋唐五代茶文化》之《唐代茶叶生产的发展》奉主。
9日,碧血汗青做《龙朔天山》,奈为诸葛武侯呻吟所扰,只成《第一章》以录。
10日,主见诸葛武侯之茶文不豫,做《隋唐五代茶文化》之《茶文化的发展》讽之。诸葛武侯几羞杀。
11日,地震,主令众奴发之,得赵顺平藏于壁之文:《赤壁之战中曹操扮演的角色》、《诸葛亮不事曹魏的原因兼谈隆中对的创作》。
12日,五宠物争陆羽为人为鸟事,至主,乃出《隋唐五代茶文化》、《陆羽及其<茶经>的历史功绩》令五宠物咨之。
13日,陶短房做《诗词集·词意·卷二》,主嘉曰:“先生高才方显,昔不识。”陶短房遂卧床,武侯、汗青皆喜。
14日,陶短房恐二病友传疾于己,乃建懒得一言堂。主常往之。
黑熊做《宋代茶业的发展》呈主,主怒,斥曰:“枉汝学茶数月,竟不辨茶叶与茶花!”黑熊恐,窃蜜以奉。主意乃释。
15日,白熊窃商人行会,满箱归,众人以其发也。启视之,乃韩之昱所做《风云儿——刘裕传》之《第一卷》共八回,白熊惭,抱冰而卧。诸文盲喜。
16日,黑熊做《宋代茶文化的发展》呈主,主责之:“汝所做,茶花耳,焉为茶文化?”
17日,诸葛武侯抱病做《试从奇正论角度论孔明北伐》,无良屠夫见之,乃做《从军事战略的角度看三国战争》五篇以讽。武侯由是病势见重。
18日,猫做《元代的茶饮和茶文化》呈主,主阅之,叹曰:“昔以黑熊为茶盲,今见猫文,黑熊几茶圣耳!”
19日,须弥山主人奉长祭文《子胥出奔》之《第四章》共八节。询主:“犹未死乎?”主告以实。须弥山主人喜,曰:“今一文数祭耳!”卧床数人皆恶之。
20日,主制《明清茶文化》以教黑熊、猫。
21日,碧血汗青做《龙朔天山》之《第二章》。诸文盲谏主,曰:“若三章出,天下文士皆气死耳。”独王题问闲曰否,主询之,对曰:“文士皆亡,汗青无久,乃某等出头之日耳。”众然其高见。
22日,匈奴族魔力来访,主出贡茶以待,魔力饮毕醉。穷人暗笑曰:“枉为茶人,奈冲茶所用水、酒不分耳。”
暮,魔力咨贡茶于主,主出《历代贡茶》,魔力录之。
23日,徐庶久耕田技痒,夜掘古墓,不意夜色沉,掘新墓,虽得得载韩之昱所做《风云儿——刘裕传》之《第二卷》共七回,却被追杀几丧,后藏于牛棚槽下方脱难。
上嘉庶,赐良田二十六寸。
24日,主做《茶马古道与茶文化传播》,黑熊读之,赞曰:“真天文也!”主怒:“汝以为其文无人能识乎?”杖之,孔雀笑曰:“中马脚耳。”
25日,主斥诸文盲:“汝等懒散久矣!欲请汝等食海兔。”诸文盲喜,对曰:“请清蒸。”天蛇王告曰:“干编优,何清蒸?”主怒,乃令黑熊炒之送诸文盲。众惊,互曰:“原来小鱿鱼耳!方知今日黑熊为何不窃食矣!”由是制《图说中国建筑史》之《庙宇》半部以呈。主责曰:“早如此,何废海兔耳。”
26日,黑熊做《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之《中华茶文化向外传播简述》,主喜:“汝果知变数!”乃令黑熊筑路,做送茶之用。黑熊悔,言:“若知此苦力,何去抄袭?”白熊闻之,白于主:“吾见其文乃抄袭矣!”主杖责白熊。时人不明,惟绿竹翁知晓其意,乃暗与众人曰:“主未看出剽文而白熊觉,岂非谩主乎?”
27日,诸文盲制《图说中国建筑史》之《庙宇》第二部图20幅,主嘉之曰:“此海兔之功!”
28日,孔雀、大鸟携新种之茶归,举宅喜,饮之。单身穷人见诸葛武侯饮甚急,乃以己茶与之。午,举宅泻,孔雀、大鸟惧,抓药以安。查之,乃孔雀、大鸟不识茶树、茶叶之故耳,是以将巴豆叶误做茶叶。众人深恨之。
夜,主做《茶树特征特性》之《茶树形态特征》、《茶树的生长发育特性》与孔雀、大鸟,令其复种。
举宅安,惟武侯未愈,恨曰:“穷人害某!”众人窃笑:“孰令汝贪耳!”武侯不能对。
29日,诸文盲制《图说中国建筑史》之《庙宇》图19以终。
30日,主令猫采野茶,猫恐蹈孔雀、大鸟覆辙,主做《茶树品种》之《野生大茶树》,猫乃安。
夜,猫携获归,主查之,怒。曰:“按典寻之尚误,要汝何用?”猫对曰:“识字少耳!”众皆倒。

10月1日,须弥山主人之长篇祭文《子胥出奔》之《第五章》共八节完,询于主:“人可死乎?”主否之,须弥山主人叹曰:“甚憾!”几病人闻之恨极。
2日,宴,黑熊醉,歌舞之,众人狂奔而走,是日,满宅皆“天啊”、“天啊”之声。
夜,主赐黑熊《茶与歌舞戏曲》之《歌舞》、《戏曲》令其修之。
3日,武侯病沉,诸文盲曰:“某既与其友,当为其筹划后事。”乃制《图说中国建筑史》之《陵墓》。武侯闻之,叹曰:“交友不慎之过耳!”碧血汗青、陶短房诸病人皆喜。
4日,诸文盲请主为武侯择牛眠地,主乃出《茶与名胜》之《名山》以寻之。
主令合宅备扩建。
5日,诸文盲制《图说中国建筑史》之《宫殿与民居》,主嘉之,赐食。王题问闲暗置泻药其中,诸文盲皆苦之。
6日,武侯心灰,欲出家,主出《茶与名胜》之《寺院》令其择之。
7日,诸文盲抱病制《图说中国建筑史》之《园林与别业》,主喜,令诸佣建之,由是诸佣暗咒诸文盲早亡。
8日,佛师开坛收徒,武侯出家,众贺之。主赠《茶与名胜》之《遗址》于佛师。
9日,诸文盲制《图说中国建筑史》之《名词释义》呈主,主怒,曰:“汝等图之可,释义岂汝等所能?”杖责之。
10日,主出《茶树品种》之《名丛》令众人习之。
11日,佣工阿修窃典府之《中国历代战争年表》,几为护军追杀,乃扮新娘混于某村红事群中脱大难,然主家以为桓范复至蹭饭,殴之。
12日,建茶园,主出《茶园建设》之《茶树育苗》、《新茶园开辟》、《茶树种植》、《茶园耕作》、《茶树施肥》、《茶园灌溉》、《茶树修剪》、《茶树病虫害防治》,令诸宠物习之,众宠物皆两眼发花。
13日,陶短房愈,乃做《诗词集·诗心·卷五》贺之,汗青、僧武侯皆不喜。
14日,天蛇王荐一食客镝非至,客出《漫谈“石达开在成都受审及被劝降之经过”》、《论史可法的失策》、《太平天国传统评价的三抬三抑》、《从逼封万岁到义王金牌----洪秀全玩弄权术的超级手段》、《驳人大教授何瑜的[对于太平天国失败原因的探析]》、《从太平天国相关部份看<剑桥中国通史>对史料的采用及客观性》、《简单说说华夏民族祖先的“上帝信仰”》示众,主收之,拔为高级食客。
15日,主赐《茶树品种》之《茶叶采摘》、《茶树良种》76种于诸宠物,诸佣工皆喜,互言:“今日方知圣佛爷实宠吾等矣!”诸宠物闻之,恨。
夜,诸宠物袭佣工寓所,不意大鸟、孔雀带错方向,误入大理寺。廷尉喜曰:“罚没任务今完成矣!”遂收诸宠物。
16日,韩之昱至,诸文盲以其做曾于墓中发事以为见鬼。然出《倒桓》之第一回到第八回,诸文盲闻之曰:“幸亏穷人不在!”韩之昱曰:“某知其不在方来矣!”
主令徐庶赴大理,徐庶未花主分文携诸宠物归,主喜,拔徐庶为管家。
徐庶破产。
17日,主命诸宠物习《制茶与茶类演变》,诸宠物乃慕出家之武侯。
18日,老食客叶开制《暗流汹涌——也谈费文伟》、《从此仲父是老臣——也谈张昭》与陶短房所制《清吏殉节议》、《太平军晚期汪海洋部两组题壁论》、《活字印刷在中国发展缓慢原因析》、《太平天国义爵由来考》论战,从辰至酉,胜负未分,诸文盲言:“才有,却牛头不对马尾耳。”主斥曰:“胡言!尚不赔罪!”诸文盲乃言:“确口误,应是驴唇不对马嘴!”主嘉之,叶开与陶短房由是乃散。
19日,主命诸宠物习《各类茶的加工》。诸宠物闻之,大鸟欲悬梁,因惧窒息乃罢;孔雀欲服毒,因惧腹痛乃止;白熊欲自戮,奈有晕血症而废其意。
20日,管家徐庶与僧诸葛武侯发殇帝陵,得《毛诗品物图考》之《序》主喜,曰:“今可明《诗》意矣。”由是徐庶得宠。
21日,食客韩之昱做《倒桓》之第九回到第十六回奉主,主命穷人录之,穷人乃与韩之昱殴斗,诸宠物解之。
22日,佛师开坛,宣解《古籍论茶功》、《茶叶化学成分及其对人体保健的作用》、《茶的保健功能》,历五时,众人头昏眼花。
23日,匈奴族魔力荐一食客至,其人红太阳,饮食稀少,众佣工喜。客出《关于官渡之战形式分析》、《袁曹的演义》,诸佣愈喜,互曰:“今多一伴也。”不意主以客礼待之,诸佣工忿。
24日,佛师开坛,宣解《科学饮茶有利健康──茶博士答疑》,是日,僧诸葛武侯生还俗意。诸文盲不解,孔雀曰:“恐是因茶不如酒耳。”
25日,穷人酒后言:“周郎白痴耳!”食客红太阳不忿,乃做《出淤泥而不染,濯青涟而不妖——论周瑜》、《关于周瑜的一些讨论》答之,穷人曰:“今多一同道耳。”诸文盲然之。
26日,主尝欲商茶,黑熊进《茶区分布》、《茶叶生产与贸易》,主与诸宠物、文盲、佣工议之,孔雀言:“此谩主耳!主焉不知此微学乎?”由是主杖责黑熊。
27日,食客韩之昱续《倒桓》余篇,诸宠物恐穷人不知,告之。穷人复与韩之昱殴。
28日,主谓诸文盲曰:“前日徐管家得《毛诗品物图考》之《序》,汝等可续图之。”诸文盲乃制《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一·草部》10幅以献,主大悦。
29日,佛师请建堂,研读《茶叶科学研究机构》、《茶学专业教育机构》,以开茶教。诸文盲怒:“此欺某等不识字耳!”
30日,诸佣工制《毛诗品物图考》《卷一·草部》10词条献主,诸文盲斥曰:“此砸某等饭碗耳!”互殴之。管家徐庶出私房与众,遂解。
朝廷大司徒去职,管家太傅徐庶代之。
31日,佛师重建清凉茶社,主致《茶文化团体与活动》贺之。诸葛武侯还俗,言:“清凉、清凉,吾试之伪!乃清淡耳!”

11月1日,诸葛武侯发高祖陵,为守军所获。主出三窝头赎之,武侯乃做《毛诗品物图考》《卷一·草部》10词条献主。诸文盲怒:“何其多事之徒!贼秃抢某饭碗!”众殴之,诸宠物亦打太平拳助乐。
2日,北地发口蹄疫,魔力染,来投。佛师出奇方,耐无器具。主乃出《茶具精品鉴赏》令文盲许贡购之。时寒,贡素服出,市人见之以为蹭饭者复至,共殴之。
3日,食客红太阳做《我的三国游戏——<兵法之三国争战史>》、《关于彭羕》,时魔力卧病,闻之乃叹:“今知某活之无为耳!”遂绝食。文盲许贡未报主,乃私隐魔力饭食己用。不意佛师置泻药其中以医魔力,遂贡亦窝床。
4日,主知魔力绝食,乃叹曰:“昔乎!不可亡此人!”诸葛武侯不解,询主:“正可省一餐耳,奈何欲令其活焉?”徐庶言:“武侯谬矣!魔力存,主耗一餐耳;魔力亡,占主一地耳!武侯岂不知近日地价乎?”穷人亦言:“及亡,亦地价回落后亡矣!”武侯顿悟。
时文盲许贡忽绝,徐庶虑资费,乃与诸宠物塞尸茅草中,欲弃深涧。天蛇王责曰:“汝等枉主教耳!此乃肥料,怎可弃之?”遂投之于田。徐庶愈得宠信。
归,诸文盲制《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一·草部》10词条,主询:“今日何如此佳?”对曰:“垃圾许贡亡矣。”
5日,主购得《古近代茶画赏析》,乃出家中劣图。
诸宠物种茶于田中,见硕鼠啮贡身,猫怒曰:“混帐鼠辈,此等劣食亦啃之!”然猫畏鼠如虎,由是孔雀、黑熊、白熊、大鸟共持棍棒击贡以驱鼠。鼠未散,许贡起,诸宠物惊惧,群起而殴之。佣工绿竹翁见,乃喝止,然贡亦满身伤,绿竹翁曰:“今日正缺一苦力填臭水,汝欲填之或欲某等以汝填之?”贡胸气方通,见诸宠物持械对已,虑无进退,乃言:“诸公再造德,贡无为报,今贡愿以身塞臭水!”由是为之,暮,水退方出。诸宠物遂成神医。
6日,魔力绝食数日,而地价愈高,主甚愁。碧血汗青见之,乃做《龙朔天山》之《第三章》以记之。魔力知,怒,欲与之争。而身无力,乃稍进饮食。主闻喜,令绿竹翁置酒食。绿竹翁入厨,不意被硕鼠啮之,怒曰:“诸宠物夺汝佳餐,何啮某!吾尽屠汝等!”乃赴战士行会请援,会长怒:“竟以鼠辈事役吾等,汝嫌寿长乎?”令众殴之。
7日,别居霁雨清茗附堂竣工,佛师赠《现代茶画欣赏》。
8日,天蛇王为绿竹翁医治,乃觉其色异,遂与诸文盲投其水中。绿波起,天蛇王乃进于主:“狡翁乃黄竹耳,着色成翠!”主曰:“易耳,更其名‘黄竹翁’!”黄竹翁乃深恨天蛇王。
时大雪,一教书先生避雪檐下,不意竟据黄竹翁之立处。黄竹翁正恨,见之,乃虑:“蛇过肥,吾非敌,权且以此穷酸出气!”于是殴之。先生怒,然不敌,乃取哨驱鼠以战。黄竹翁见,大骇,回避。黑熊见,知为异人,乃请。主咨之,先生乃文人行会第七副会长王歆元化。[奴臣穷人曰:时文人行会共八人。]先生出《吕布兵器考》、《冤海钩沉——关于黄海海战中部分问题的拙见》。主命录之。
9日,诸文盲制《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一·草部》十词条,主怪:“今何不如前者?”对曰:“垃圾贡所主制。”主命杖责之。
10日,录王歆元化为食客,王歆元化不满,乃制《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试评诸葛亮其人并兼析其神化原因》、《驳诸葛武侯关于孔明评价的驳论之一》,主乃拔其为高级食客。魔力闻,怒,入见主,曰:“王歆元化者,原一窃菌之徒耳!”主怪。魔力续曰:“其人好习黄老术,喜食蘑菇,言其可长生。曾书一中堂‘吃菌长生’,时常窃蘑菇于市。”主复令王歆元化为食客耳。王歆元化乃深恨魔力。
11日,诸宠物与诸文盲共制《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二·草部》10词条。
12日,王歆元化做《驳诸葛武侯关于孔明评价的驳论之二》、《驳诸葛武侯关于孔明评价的驳论之三》,时诸葛武侯正与碧血汗青对殴,闻之,乃取械欲与王歆元化决生死。诸人劝而独黄竹助武侯。是日魔力乃为武侯谋划奇策,遂通诸佣工,绝王歆元化饮食。
13日,穷人贩水酒于市,见一贩佳酿者,暗嫉之。乃通诸宠物,令其塞佳酿店门,趁店主争论之机使大鸟以己水酒换其佳酿。是日穷人大赚,乃购《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二·草部》11词条奉主。
14日,王歆元化见饮食不至,乃做《驳红太阳关于孔明评价的驳论》、《历史的大悲剧——从王猛遗言看前秦之覆亡》呈主。红太阳闻,怒,诉于天蛇王,天蛇王亦无良策,乃与诸佣工共议。时许贡见之,入曰:“魔力先划之谋愚也!断其饮食弗如绝其入厕!”诸人然其论,由是乃行其谋。魔力叹曰:“某尚不如一垃圾耳。”复绝食。
15日,文盲许贡制《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三·木部》10词条。主曰:“后汝可更名垃圾贡耳!”
16日,王歆元化制《我的三国略史》之《(一)乱世的开端》、《(二)十个第一》。主见之,嘉曰:“若此可为高级食客耳!”遂拔之。佣工三青先生慌报于魔力,魔力顿足曰:“谋皆不果,或吃菌长生为真而。”时碧血汗青过而闻之,询:“赤军长胜为何人?”众人无对。王歆元化闻之,遂以“赤军长胜”为别号。王歆元化因无厕用,乃出内府,入别居。
17日,魔力、武侯阴使大鸟赴别居刺王歆元化,未果,却得《三国笑传之磐河大战》、《渔阳三挝,裸衣骂关》。
18日,佛师做《孔明用兵是否劳民伤财?》、《后主不为孔明立庙》二文,诸葛武侯乃与魔力、天蛇王等人共议,谋请佛师咒王歆元化。
19日,诸宠物制《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三·木部》10词条托辞为诸文盲做献主,主见之,询曰:“为何许贡出而诸文盲更差焉?”诸宠物惊,自此不敢复与诸文盲夺饭碗。
20日,魔力与碧血汗青、诸葛武侯、天蛇王共谋王歆元化事。时须弥山主人来访,见之,乃言:“汝等若成,某昔日之祭文可用矣!”至午,谋成,乃启主请王歆元化多出佳作。诸宠物皆不解,惟黑熊知之,乃曰:“此欲累死赤军耳!”
暮,王歆元化做《我的三国略史》之《(三) 群雄逐鹿》、《(四) 从官渡到赤壁》。
21日,王歆元化做:《我的三国略史》之《 (五)势成鼎足》、《(六)刘备入川》。诸人深恨之。
暮,王歆元化呕吐绿水半升,武侯知,乃言:“与某昔日同,恐命不久矣!”
22日,佛师做《毛诗品物图考》之《卷三·木部》10词条。主见,乃加号为“大浒屠佛师”。
23日,时三青先生访得一书客,乃荐其文《孔明的治国与用人》、《五丈原迷雾》、《新旧交替之际》、《人心思汉》。主阅大喜,询客,三青无以对,主遂题书嘉之曰:“昔觉汝白吃耳,今觉汝白痴耳!”时青士知之,乃告主曰:“凌云雕龙之作。”主遂以其为名誉食客。
24日,诸食客、宠物、佣工皆请王歆元化录巨著。王歆元化无奈,乃做《绝代豪雄》前五章。
夜,王歆元化复呕绿水。
山贼至,诸宠物与战,不敌而退入内府。山贼入外府,见王歆元化所呕绿水,互谓曰:“此化学武器耳!”遂逃。
25日,王歆元化做《我的三国略史》之《 (七) 联盟破裂》、《(八) 奸雄和枭雄的退场》。主因前日退敌之攻,赐酒一坛。
夜,王歆元化大泻。主谴徐庶询之,王歆元化对曰:“某不饮生水耳。”徐庶报主曰:“先生言‘某误饮生水耳’。”主遂令徐庶医之,徐庶令黑熊购甘草八斗三斤。不意黑熊睡意未解,误为“甘草、巴豆三斤”,抓药归,王歆元化见之,抱病而遁,隐于陶短房居。
26日,凌云雕龙携《五铢钱》、《关于隆中对的钳形攻击》、《东吴的士族与缙绅》、《曹操的忠奸评价》至,主大宴之。请为食客。
徐庶技痒,夜发明帝陵。
亥时,地震,河水溢,困徐庶于陵中。诸葛武侯闻之,曰:“非某一人数奇也。”
27日,陶短房持王歆元化之《我的三国略史》之《 (九) 六出祁山》、《(十) 出师未捷身先死》至。主欲亲请王歆元化归,陶短房曰:“王歆元化言:如主欲来可言某不在。”
诸宠物救徐庶归,主责之,徐庶对曰:“吾入陵乃勘测故,欲为王歆元化备后事耳。”由是徐庶益得宠。
28日,凌云雕龙做《三国前后皇权》、《中国南方与北方的战争》、《专为刘备设计的隆中对》、《谈忠奸英雄》。主拔为特级食客。
29日,王歆元化闻凌云雕龙据特级食客位,乃做《我的三国略史》之《 (十一) 政归司马氏》、《(十二) 江东大乱》对之。
30日,凌云雕龙亦做《荆州的战略地位》、《荆州带衰论》、《周瑜天真的阴谋》、《周瑜天生的缺陷》复对。

12月1日,王歆元化做《我的三国略史》之《 (十三) 谢幕的钟声》、《(十四) 二士争功》、《(十五) 江东的夕阳残照》、《(十六) 三国终焉,英雄何处》与凌云雕龙对。
主见文气盛,令穷人记之,穷人乃录曰:“王歆元化,历任食客、高级食客;凌云雕龙,历任名誉食客、食客、特级食客。联盟三年12月1日,争第一食客为而文殴,外人皆为精神分裂故。”二食客闻,欲共殴之,穷人乃逃秦含秀别馆矣。
2日,凌云雕龙做《细说孙权叛盟──回帖「吴蜀关系十年间」》、《取南郡败笔》、《将帅的武艺》、《江东庙算析论》,诸宠物言:“其文强于白痴,其意与白痴同。”凌云雕龙不知白痴乃穷人别号,遂殴击诸宠物。
3日,佛师做《孔明不用魏延计》、《关于正统论》。
是日山贼复至,众军器不足而退入后山,偶见山石刻字,皆不识。佛师后至,谓主曰:“此乃甲骨文,记军械所在之录耳!”众喜,随佛师寻之。至一洞,破封,见石斧、骨矛,无以为用。山贼近,魔力曰:“当斩其首脑!”诸人虑寡不敌众,魔力乃言:“可单挑!”由是魔力出,与贼首战百合,无胜负,乃与贼首约以绝技定胜负。遂画圈,各除衣裤,赤首相扑。胜负无分,魔力乃施必杀技,张口啮贼耳,贼惧而呼:“原汝为洋人耳!”遂逃。诸人乘势击之,大胜。魔力遂名传田下,八里内童妇皆知。
  评论这张
 
阅读(14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