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无言处

于无言处总伤神

 
 
 

日志

 
 

[转]走有中国特色的WOW道路——WOW在中国(下)  

2007-04-30 20:33:35|  分类: 魔兽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CTV:荣耀背后的阴影——优先论与NINJIA

在我的团队里,只有DPS不要的装备,治疗才可以ROLL——原来暴雪设计治疗天赋就是为了给团队加血,所以治疗职业的DKP永远只针对治疗装。


  在WOW之前,公会的存在并不能让玩家紧密团结在一起。大部分凝聚力较“强”的公会多是有自己专门网站和制度,通过包括提供各游戏内测号,组织游戏中活动,称霸某某游戏等口号或者方式聚集玩家。
  在这些公会中,玩家付出与得到的几乎不成正比,对于玩家而言,他们加入这些公会,除了想在游戏中获得一个强大的依靠外,各游戏的内测号也是他们渴求的。
  由于僧多粥少,即便是小公会也无法照顾到每个玩家的利益。连那些相对正规的公会尚且如此,游戏中的那些大小公会自然更加不堪。
  公会领导在游戏里往往付出极多,而作为公会骨干同样也要做出较大牺牲,无论是PK,打BOSS,攻城,他们往往都要以身作则。只有这样,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住会员。同样,长久留住会员的方式,几乎都是采用“交情”的方式。
  WOW团队副本的出现改变了长期以来的公会存在方式,玩家第一次发现,原来公会也可以为玩家服务,玩家的付出也能看到回报——在40人的团队副本里,游戏玩家以打工者的身份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份装备。
  这种观念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玩家对游戏公会的看法。“公会为玩家服务”这一理念,在WOW中也得到相当程度的认可。
  古典欧洲的大陆系法律学家认为,良好法律的内容,几乎全部可以由极少的几个不证自明的基础规则推导而来。同样,游戏世界的社会现象,也几乎都是由极少数几个关键性的基础规则决定。副本40人就是wow最关键的基础规则之一。
  驳开一切冠冕堂皇的外表,你会发现,WOW的玩家现实程度远比其他游戏来得高——他们可以紧密的团结在一个公会,一个领导周围,但是前提是公会副本进度和分配方式能符合绝大部分人的利益。
  于是,新的问题出现了:公会如果需要更快的副本进度,则必须要求团队实行装备优先分配——治疗职业拿治疗装,DPS职业也根据装备不同分配输出装备。这种开荒分配模式在早期采用的强迫措施,各职业出于进度考虑,往往会采取妥协的措施。
  一旦副本进入FARM时期,那么治疗职业必然不甘心于只拿治疗装备。这种需求是合情合理的,毕竟每个人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装备,在FARM期间,团队领导没有理由阻止他们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而,事实并非想像中那样美好。在DPSer之间,盗贼、猎人、战士;法师,术士之间的装备纠纷是永恒的话题。猎人是否优先弓?战士(武器战)是否优先双手武器?贼之间不同天赋是否拥有不同武器的优先权?某些饰品是否有职业归属?同样,在法师,术士之间也存在着单,双手法系武器之争。
  与DPS相比,治疗的“怨念”更为可怕一些,一些公会为了追求更高进度,往往会在低一级副本中以“开荒”为借口对治疗职业做出限制。例如刚通过MC的团队,开始BWL开荒时就会以提升DPS(例如盗贼)为理由,将MC输出装备优先分给他们。
  每一把AL,暗影烈焰法杖或者惩戒弩的出现,很可能就会引发一次团队的纠纷,而某些人的言论同样可怕:诸如XX职业拿XX最好了,要这个干吗?
  装备面前,人人平等,这个浅显的道理人人都懂,可他们又不懂。人情,私欲,规则等额外因素的限制,使所谓“DKP说话”总会有一些折扣。
  优先论公会,也许走的是最快的,但一定不是走的最远的。

这不是我们的错,我受够了这样的欺压——在老套的侦探小说剧情,有着各种催人泪下的背景的罪犯,社会欠他们的太多。但是最后,他们仍然是罪犯。

  一个最常见的现象就是在某某频道,论坛或者其他什么WOW聚集的地方,时常会出现如下字样:XXX是垃圾,他抢XX职业的XX装备,大家小心。如果升级一步,恐怕就是公会刷屏:XXX是垃圾,NINJIA了MC老10的装备,现在已被开除,请其他公会小心。
  在前文已经提及,WOW最大的不同是玩家之间的互动通过副本这一形式空前提升,这使得团队中的玩家必须保证最基本的道德约束。诸如传奇里的抢BOSS,无事杀人暴装备等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行为在WOW中是不被人接受的。
  有了这个最基本的威慑,NINJIA数量开始减少,但每次出现都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很明显,在没有足够利益之前,这些NINJIA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如果说,现在还有人为了三大副本的蓝装,或者某些职业的技能书(如黑上的剔骨9)而甘冒NINJIA风险的话,那无疑愚蠢至极。
  NINJIA的出现经常由各种因素催生,以目前危害最大的团队NINJIA为例,他们NINJIA的动机大多只有两种:一种是团队某些不合理制度催生,另一种是巨大利益的诱惑。
  而无论是那种动机,他们的行为都是极其愚蠢的。一个60级账号虽然不象泡菜游戏一样,需要一年甚至更多时间疯狂升级才能达到,可一个60级账号练上来也不容易。在加入公会前,了解DKP制度是最基本的,毕竟这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
  一旦确定公会,就不应该轻易退出,一个稳定的团队玩家往往需要更多的努力去获得RL的信任和队友的认可,这期间花费的时间也是相当可观的。
  无论NINJIA行为为了什么,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从你NINJIA那一刻起,你在这个服务器里将再无法获得任何团队副本以及获得的机会。而你获得的利益呢?
  不妨让我们做一个比较:无论哪个副本,拥有最多数量装备的大多是副本最终BOSS。可以想像,当一个已经能够熟练通过这个副本的团队,那么他们已经具备了通过下一难度副本的实力。放弃一个有潜力的团队,只因为一时气愤或者利欲熏心而在这个服务器中“孤苦一生”,这代价值得么?

ACT IV:可笑又可悲的自尊——自大与盲目

我XX了又怎么样?不就是个游戏么?有必要吗?——不就是个妓女吗?我SM你又怎么样?当你把游戏当成妓女,你就是被社会所鄙视的嫖客而已。


  在中国网游里,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玩家里普遍存在极度自我的思想。WOW里,经常会出现一些公会集体合影时,某些无聊人士来捣乱。又或者闲着没事,把三龙NPC打着玩,让其他人无法交任务。至于无限守尸体,杀小号,同阵营互相干扰杀野外BOSS这些更是司空见惯。
  对于其他玩家而言,这些“无聊”的玩家正在破坏游戏的规则。而对于这些无聊玩家而言,他们破坏游戏规则的目的,往往只是为他们带来一点乐趣(只要你过的比我好……我就受不了……)。
  人为什么不遵守规则?或者说人在什么条件下不遵守规则?答案很简单,如果不遵守规则不会受到惩罚而且能够带来利益,那么人们一定不遵守规则。偷税漏税是典型的例子。买卖假学历也是典型的例子。一个社会最可怕的是形成一个破坏规则的链条,在这个链条的作用下,破坏规则的行为得到最大限度的承认和保护。例如,凭借假学历凑够升迁的条件,前提是负责升迁的部门认可假学历。遵守规则是利益驱动,不遵守规则也是利益驱动。因此,从制度设计来说,迫使人们遵守规则的最有效手段是运用利益机制,使其损失大于其对收益的期待。
  遗憾的是,在游戏中,与规则相对应的惩罚措施几乎没有。以WOW为例,即便是在纪律最严厉的国外服务器,其运营商暴雪也只是将大部分目光集中在战场秩序以及金币FARMER身上。
  而在国内,碍于庞大的玩家数量以及长期以来的“习惯”,游戏代理商也难采取强硬的措施。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使用外挂的玩家在WOW中得到有效的遏制。一些战场行为,诸如挂机,刷战场等极少受到惩罚,即使有也是非常轻微的,更不用说那些扰乱游戏秩序的其他行为了。
  这种行为直接影响就是使中国玩家的游戏素质进一步降低——一个好的游戏氛围与坏的氛围产生的结果是截然相反的。于是,在那些主流媒体的眼里,游戏变得更加不堪:你看看都是什么人在玩游戏?骂人?骗子?搞破坏?
  在主流媒体对游戏进行不公正的报道时,请那些破口大骂的玩家想一想:这样的局面,是谁放纵?是谁造成的。

你是小白么?——一种由占有率和销售数据划分的等级制度在玩家内部悄然形成,主流社会抛弃了游戏玩家群体,迫使一部分玩家只能靠贬低领一部分玩家来进行着自尊心和满足感的自产自销:玩UO的自认为是老前辈,玩EQ的自认为阳春白雪和者寡,玩WOW的非要证明这是一个全球范围内最受欢迎的游戏。
游戏是什么?以我一个爷们的视角来看,游戏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你若不付出一些真情,那么无论你们两在一起的时候多么激情,在旁人看来,一对狗男女而已。而这些把游戏当妓女看的,更是有几分强奸犯的味道了。


  “今天真倒霉,遇到了小白”这句话在WOW里并不少见。“小白”这个词何时在游戏中流行已不可考,但作为形容那些缺乏游戏技巧的玩家,这个词汇更多是带有贬义的色彩。
  无可否认,任何一款游戏都有菜鸟玩家(不带贬义),他们的数量视游戏本身设置和进程而定。平心而论,WOW是一款最不容易产生菜鸟,却也是最容易产生菜鸟的游戏。如果你从1级玩到60级,并且下过其中大部分的5人副本的话,那么到60级以后,你就是一个合格的玩家——请注意,这仅仅是合格,要达到优秀还需要更多磨练。
  倘若一个新玩家从1到60级全部都是FARM升级,那么在60级以后,他对游戏的了解恐怕仅是前一类玩家的60%。他不了解为什么这个职业有这么多技能,因为他练级只需要用到很少的几种;他不明白为什么还有天赋这个设置,因为在他看来,三种天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同样,他也不明白有“仇恨”这一说,他只是单纯的认为,战士能拉怪,牧师能加血。
  这也是为什么,某些拥有全身紫装的玩家,还无法通过轻松通过一个简单的5人副本的原因。毫无疑问,在40人副本里,他们也许不会暴露出其无知的一面,可他们平时的言论往往会暴露这一点。
  让人不解的是,即便有人指出他们的错误,得到的回应恐怕也是更为激烈的反击或者更搞笑的回答。曾经有一个公会团的主力猎人,在RAID过程中负责引怪,但他从不知道用仇恨分离,也不知道“仇恨连接”的概念,这经常导致团队陷入被动。
  与此同时,这位猎人在输出的过程经常OT——尽管他的伤害排名不值一提。在其他人指责他的时候,他的回答是:在RAID中,猎人的假死仅清除30%的仇恨。并列举大量“事实”证明这一点。
  不知道这位猎人从哪里获得的数据,能支持他长期不断的坚持这个信念一直到AQL为止,但他的固执也确实让人头疼不已。
  即便是游戏中常识,也经常有玩家出现认识错误,恐怕有人至今还搞不明白诅咒,疾病,毒,魔法分别对应那些职业解除。
  偏偏这些“小白”们有不少还是团队的领导,于是,一些诸如SS统统不准上腐蚀,SM的反恐图腾怎么没用?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话开始轰炸玩家的耳朵。
  请记住,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盲目与固执。
  同样,随着WOW在中国影响力扩大,玩家素质也在进一步的降低,使得游戏环境开始向不好的方向发展。成长过程中,菜鸟玩家往往会受到其他玩家的嘲讽。这种情况经常会导致菜鸟玩家在今后以同样的方式嘲笑后来者。
  这一过程不断持续,恶性循环——最终,你生活的虚拟环境,将是一个充满欺骗,坑脏与粗鲁的世界。
  请不要忘了,每一个玩家都是从菜鸟一步步走来的,看不起他们,就是看不起你自己的过去。

ACT VII:存在未必合理——BUG与G团

这什么游戏!这么难!不如XX游戏那么简单——游戏越做越“傻瓜”,玩家也就越来越蠢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叔叔家有一台彩色的586电脑,这台电脑在当时需要2万多RMB。这对大多数月收入不到1000元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奢侈品。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叔叔是一个游戏迷。于是,1995年,我接触到了我平身第一款即时战略游戏《命令与征服》。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时候的情形,在满屏的英文里,我一个个的点选所有的选项,最终成功进入了GDI的战役关。
  第一关我用了半天的时间才过去。因为叔叔买的是100块2张的盗版碟,没有说明书,我花费了很多时间才学会用鼠标框选部队和进攻。但是在第二关,我遇到了麻烦。
  从现在看,那时的我可以说比“小白”还要“小白”,任务开始的基地车,我研究了非常久也无法得知这个开的又慢,又不会攻击的东西究竟有什么作用。
  于是,我调动所有部队和基地车冲向敌人的基地。这无疑是一种自杀式行为,最后,在死光了所有部队以后,只剩那辆耐打的基地车。于是我明白了,原来这个慢吞吞的东西是碾人用的。
  这是一次恶梦的开始,在整整一周时间里,我的业余时间都卡在第二关里。一直到某一天,我无意多点了一下这个笨家伙。于是,一个大房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此后,我陆续尝试了多款游戏,无论是哪种类型游戏,每当我卡在某个地方无法继续的时候,我就会开始反复的研究,而跨过难关的感觉确实让我非常愉悦。那个时代的玩家可以说真正的玩家——最具钻研精神,每一款游戏对他们来说都是上天的恩赐。
  而现在,大量游戏的涌现让玩家失去了钻研的动力,一款稍微晦涩些游戏注定无法有广泛的玩家群体——他们有更多游戏可以选择。
  游戏行业尤其是网游业竞争的日趋激烈不仅创造出大量良莠不齐的游戏,同时也使玩家越来越自大与狂傲。
  他们开始追求更简单,更快捷的游戏方式,任何能够直达终点的方式,他们都乐此不疲的使用着。对他们来说,游戏——或者说网络游戏存在的意义就是体现他们的价值,展示他们“高人一等”的“地位”。可玩性算什么?成为全服第一才是最好玩的事!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们可以使用一切手段,而BUG,正是其中之一。由于设计上的原因,玩家在WOW里总会找到形形色色的BUG,其中又以副本之中BUG为多。利用这些BUG,大量的公会开始用更简单的方法通过那些本需要他们花费大量时间的BOSS。
  这确实给团队带来了利益,而作为受益者之一,大部分团队成员是不会对此提出疑义的。于是,先行者使用大量时间开荒通过的副本,那些BUG使用者却轻易的通过,这种让人无法平衡的感觉与诱惑极易使那些有“开荒精神”的团队堕落。
  最终结果是,中国玩家永远是最优秀的模仿者和改造者,但永远不是创造者。
  当有人对他们的行为提出质疑时,他们的回答往往是:不就个游戏么?用的着这么认真吗?
  他们不是玩家。

玩游戏不就花钱图个乐么?我这是正常的游戏投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对装备的过度渴求遮挡了菜鸟们看到游戏其他乐趣的视线,也许某一天,摘一个丢一个的猴子揣着一个玉米来到玉米地的尽头,却发现自己忽略了那么大的一片水果森林。

  在WOW发布前,暴雪曾发表声明,游戏中所有数据都属于暴雪所有,任何线下交易和虚拟交易都是非法的,并且受到封杀。此举一出,玩家哗然。尽管暴雪在此事件上展示出强硬的态度,但大部分的玩家立场还是支持它的。
  加上游戏中对于装备的设置,使得RMB玩家在WOW受到非常大的限制。玩家只有通过自己的“劳动”,才能获得应有的装备。于是,玩家在这款世界最流行的游戏里享受到了难得的“公平”。
  然而,一种全新副本分配模式开始在WOW中悄然盛行,打破了这个平衡。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在一夜间获得别人要“打工”几周的装备。这个被称为GKP的新分配模式立刻得到了许多玩家的“欢迎”,并迅速打破DKP系统在WOW中一家独霸的局面。
  必须承认,这种分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玩家装备分配的矛盾,但它所造成的影响和破坏也是人们所始料未及的。早期的G团,大多限于祖尔格拉布,安其拉废墟这样的20人小型副本,黑龙MM也以其简单的战斗流程而被纳入G团考虑范围。因为这些副本对玩家装备以及意识的要求较低,加上副本流程短,所以很容易通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老区开始出现更强大的G团,MC甚至BWL这样需要更好队伍配合与装备的副本也难以幸免。在CWOW第一大区的许多服务器里,每周副本刷新时间后,就会有大量的MC、BWLG团开组。对于有钱的RMB玩家而言,他们完全可以在几个CD内就拿齐全套装备——这往往需要一个勤奋的玩家半年时间才可以达成。
  这种情况使这些服务器团队开荒更高级副本动力大减,尽管有些公会采取这种方式来获得开荒高级副本的资金,但作为团队成员,他们往往不会接受这种方式——更不用提其中可能的猫腻了。
  除非整个服务器玩家平均装备水平和意识都超越一个副本的要求,否则这个副本的G团化就难以实现。这也是目前DKP与GKP共存的主要原因之一。
  按G团这样发展趋势,可以预见将来WOW将成为一个金币世界,RMB玩家在这里占据绝对的优势。暴雪苦心营造的一个相对“公平”的氛围,也随着这一新模式的出现而被打破。到了最后,所有玩家都成为G团的附庸,所有人都疯狂追逐金币——无论是打工者还是消费者,有了钱,就可以获得任何想要的装备而不需要付出长时间的劳动。开荒?让那些傻子做吧,大爷有的是钱,有的是时间等。
  何曾几时,单纯是为了获得快乐而游戏的想法被金钱腐蚀的面目全非,RMB玩家,你真的是来“玩游戏”么?

结语:

  也许到现在,还有玩家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死抱着PS,XBOX,GBA这些游戏机不放。为什么他们如此推崇其中的游戏,而对PC游戏不屑一顾。
  在他们看来,这些游戏机机能差,电视显示效果又不好,画面根本没法和XX游戏比。但在游戏机迷看来,就是这机能落后的游戏机,有着大量“好玩”的游戏。
  好玩,这个词的定义太广泛了,你可以认为收集无数宠物是好玩的;你可以认为快速通关是好玩的;尝试不开枪而通关是好玩的。游戏机用户总有太多“好玩”的游戏可以选择——因为机能的限制,使游戏制作商更多把精力投入游戏性,而不是画面质量的提升。
  但是对于PC尤其是OL游戏而言呢?画面越做越漂亮,操作越来越简单(这也只是相对的),可偏偏可玩内容却少的可怜。为了讨好那些新加入的玩家,游戏开发者妥协了,大量傻瓜游戏出现不仅滋长了玩家自大心理,也为PC游戏的衰退埋下阴影。
  也许真有一天,一款真正好玩的网络游戏出现时,得到的会是这样的评价:怎么没有升级?怎么装备这么难看?怎么不能PK?
  或许是我危言耸听了,在动笔前,我有想过把文章写成更激烈一些,但写完最后一个字后,我却发现我无法写到那个程度。中国的玩家真是如此不堪么?我不认为,至少我还存有希望。文章里许多观点也许有不少人有不同的看法——例如G团。
  但作为一个玩了10年游戏的玩家,我始终坚持认为,游戏只是游戏,它也应该是一个游戏。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